四季的变化对我们有什么影响

学习 时间:2024-04-13 02:43:29 阅读:36
四季的变化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拜托了!

最佳回答

留胡子的银耳汤

无私的河马

2024-04-13 02:43:29

一日之中的四季变化 青海高原地区的天气变化如同小孩的脸,说变就变,反复无常。对于一些特殊地形条件形成“小气候区”的天气预报,至今还是气象部门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。诚然人民嘴上常说:“天有不测风云。”但还是希望天气预报能像电灯开关一样“一拉就亮、再拉就灭”那样的准确。年宝依什则山上“一日有四季”的天气变化,要不是亲自所见,别人再说,恐怕也不会相信。有关年宝依什则那少得可怜的文字资料有过这样的记载:山中气候变幻无常,多雪、多雨、多雾、多雹。夏季常雨雪交集,炸雷震响,与山谷沟壑共鸣,其神奇之势难以言状……年宝依什则山区地形十分复杂。这座又名果洛山的“神山”由西北向东南蜿蜒进入久治县后,形成许多的高山、峻岭、峡谷、河流、湖泊,山中的气候随着地形的变化而变化。这里三至五月是旱季,气温为零下10至13摄氏度,最低达零下20度。山的东南部冬夏气温变化较大,夏季一般在20度左右,最高可达29度,冬季最冷时能达零下36度;西北部高寒,冬季最低气温常在零下40度以下。山中雨量充沛,是全省降水量最多的地区之一,年均在700毫米左右,有的年份突破1000毫米,其中七至九三个月的降水量占到全年一半以上。夏季多雷雨,常伴有冰雹,日降水量最多时可达到40毫米。夏季即使是晴天,早晚也是寒气袭人,中午却炎热难当。1994年7月上旬,我们一行人用了近一个月时间进山,饱览了这里的湖光山色。每天早上,总是雾霭缭绕山间,可谓是幽岫含云,群峰吐彩。湖面上晨雾蒸腾,如轻纱,似哈达,飘飘荡荡,如同仙境一般。中午常有雷雨,电闪雷鸣,往往叫人心惊胆颤。倘是晴天,雾霭散去之后,阳光普照,气温急剧上升,稍稍走动,就会汗水淋淋。夜间不是刮风,就是下雪,犹如寒冬。有时月朗星灿,夜色之美,让人心旷神怡,如痴如醉。山中一日有四季的说法果然恰如其分。盛夏飞雪之奇景我们不止一次目睹,至于隆冬惊响炸雷,因为早早“出山”,没有机会领教。也许这样的描写,有人会认为是鹦鹉学舌,人云亦云。眼见为实,实际情况就是如此。7月11日晚,日干措湖畔,明月高悬,星光闪烁。如此皎洁明净的月色,城里人很难看到。我们安扎的帆布帐房防水性不高,每天睡觉之前,都要在被子上盖上雨衣,以防夜间下雨时渗透弄湿衣被。早上起身时雨衣上全是积水,显然夜间下过雨。白天我们翻山越岭太累,人都睡得很熟,夜里要是有人将我们抬到外面去,恐怕也不会醒来。早上走出帐房一看,周围的香柴、边麻灌木丛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霜,帐房的帆布也结成冰,晚间的气温当在摄氏零度以下。放眼望去,日干措湖面与西北边的雪山全被晨雾笼罩,只有山顶才露出一点“尊颜”。不一会,远山近野很快消失在茫茫雾色中。7月17日早上阳光明媚,上午11时,我们从龙卡松多向章毛地区进发,正当我们翻越海拔3920米的诺云山快到山顶时,乌云四起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天昏地暗,接着下起雨来。风雨交加,山陡路滑,只好牵着马下山。这是一片比人还高的灌木林区,我们既要不能让树枝划破手脸,又要牵好马,注意脚下,以防滑到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下到山下,浑身都湿透了。出发时是晴空万里,一个多小时我们就成了“落汤鸡”,冻得青鼻涕直流。我们心有余悸的是在山顶上那阵子,生怕那刺眼的闪电光顾到自己,击得人仰马翻,集体去朝见“上帝”。说真的,被冻得浑身发抖的我们个个都像哑巴一样,暂时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锦绣河山了。对“神山”的盛夏飞雪、响雷与山谷沟壑共鸣的壮丽景观,算是亲身领教了。其实,在年宝依什则山一日出现四季的气候景观是“家常便饭”的事。7月20日这天,我的记事本上对这天的气候就作了“4次晴、两次下雨(闪电、雷鸣)、3次下冰雹、午后刮大风、夜里皎月当空和降霜”的记录。

最新回答共有2条回答

  • 安详的摩托
    回复
    2024-04-13 02:43:29

    一日之中的四季变化 青海高原地区的天气变化如同小孩的脸,说变就变,反复无常。对于一些特殊地形条件形成“小气候区”的天气预报,至今还是气象部门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。诚然人民嘴上常说:“天有不测风云。”但还是希望天气预报能像电灯开关一样“一拉就亮、再拉就灭”那样的准确。年宝依什则山上“一日有四季”的天气变化,要不是亲自所见,别人再说,恐怕也不会相信。有关年宝依什则那少得可怜的文字资料有过这样的记载:山中气候变幻无常,多雪、多雨、多雾、多雹。夏季常雨雪交集,炸雷震响,与山谷沟壑共鸣,其神奇之势难以言状……年宝依什则山区地形十分复杂。这座又名果洛山的“神山”由西北向东南蜿蜒进入久治县后,形成许多的高山、峻岭、峡谷、河流、湖泊,山中的气候随着地形的变化而变化。这里三至五月是旱季,气温为零下10至13摄氏度,最低达零下20度。山的东南部冬夏气温变化较大,夏季一般在20度左右,最高可达29度,冬季最冷时能达零下36度;西北部高寒,冬季最低气温常在零下40度以下。山中雨量充沛,是全省降水量最多的地区之一,年均在700毫米左右,有的年份突破1000毫米,其中七至九三个月的降水量占到全年一半以上。夏季多雷雨,常伴有冰雹,日降水量最多时可达到40毫米。夏季即使是晴天,早晚也是寒气袭人,中午却炎热难当。1994年7月上旬,我们一行人用了近一个月时间进山,饱览了这里的湖光山色。每天早上,总是雾霭缭绕山间,可谓是幽岫含云,群峰吐彩。湖面上晨雾蒸腾,如轻纱,似哈达,飘飘荡荡,如同仙境一般。中午常有雷雨,电闪雷鸣,往往叫人心惊胆颤。倘是晴天,雾霭散去之后,阳光普照,气温急剧上升,稍稍走动,就会汗水淋淋。夜间不是刮风,就是下雪,犹如寒冬。有时月朗星灿,夜色之美,让人心旷神怡,如痴如醉。山中一日有四季的说法果然恰如其分。盛夏飞雪之奇景我们不止一次目睹,至于隆冬惊响炸雷,因为早早“出山”,没有机会领教。也许这样的描写,有人会认为是鹦鹉学舌,人云亦云。眼见为实,实际情况就是如此。7月11日晚,日干措湖畔,明月高悬,星光闪烁。如此皎洁明净的月色,城里人很难看到。我们安扎的帆布帐房防水性不高,每天睡觉之前,都要在被子上盖上雨衣,以防夜间下雨时渗透弄湿衣被。早上起身时雨衣上全是积水,显然夜间下过雨。白天我们翻山越岭太累,人都睡得很熟,夜里要是有人将我们抬到外面去,恐怕也不会醒来。早上走出帐房一看,周围的香柴、边麻灌木丛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霜,帐房的帆布也结成冰,晚间的气温当在摄氏零度以下。放眼望去,日干措湖面与西北边的雪山全被晨雾笼罩,只有山顶才露出一点“尊颜”。不一会,远山近野很快消失在茫茫雾色中。7月17日早上阳光明媚,上午11时,我们从龙卡松多向章毛地区进发,正当我们翻越海拔3920米的诺云山快到山顶时,乌云四起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天昏地暗,接着下起雨来。风雨交加,山陡路滑,只好牵着马下山。这是一片比人还高的灌木林区,我们既要不能让树枝划破手脸,又要牵好马,注意脚下,以防滑到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下到山下,浑身都湿透了。出发时是晴空万里,一个多小时我们就成了“落汤鸡”,冻得青鼻涕直流。我们心有余悸的是在山顶上那阵子,生怕那刺眼的闪电光顾到自己,击得人仰马翻,集体去朝见“上帝”。说真的,被冻得浑身发抖的我们个个都像哑巴一样,暂时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锦绣河山了。对“神山”的盛夏飞雪、响雷与山谷沟壑共鸣的壮丽景观,算是亲身领教了。其实,在年宝依什则山一日出现四季的气候景观是“家常便饭”的事。7月20日这天,我的记事本上对这天的气候就作了“4次晴、两次下雨(闪电、雷鸣)、3次下冰雹、午后刮大风、夜里皎月当空和降霜”的记录。

上一篇 cota=1/2,求1/(1+sina)+1/(1-cosa)的值

下一篇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规律